成功案例
目錄切換
目錄切換



 姓     名:  林浤裕(眼科主任)
 生     日:  1970-01-01
 術前度數:  右眼 : 0   左眼 : 400
 術前散光:  右眼 : 0   左眼 : 0
 術後視力:  右眼 1.0   左眼 1.0 
 手術日期:  80.07.14
 類     別:  眼科醫師
 手術醫師:  林浤裕 醫師
 診療院所:  台中 世紀眼科診所
 

 

我是眼科醫師 我接受近視手術

◎雖然已經看過無數次RK(輻射狀角膜切除術)手術的操作情形,不過,當民國八十年七月十四日上午我被點上麻藥、躺在手術檯時,還是忍不住想:好不容易唸完醫科七年,如果這一刀下去開壞了,該怎麼辦?

我是在彰化秀傳醫院眼科擔任住院醫師時期,動了「挨刀」的念頭;於當時在視網膜專科受訓,經常要操作手術顯微鏡或間接眼底鏡,但是我兩眼不等視,左眼近視約四百度、右眼視力正常,兩眼視差達7%,常常只能單靠視力正常的右眼,一天工作下來,不但頭昏目眩、兩眼也充血發紅,下班回家後常被媽媽戲稱為「小白兔」。

嘗試戴眼鏡或隱形眼鏡來改善,卻都覺得頭昏,近視矯正手術幾乎成了我唯一的希望,為了解當時唯一的屈光手術─ RK(輻射狀角膜切除術)安全性及副作用,我看了許多相關研究及報告,發現國外其實也有不少眼科醫師接受RK手術,美國一位研究RK手術的眼科專家公開表示,曾為多名眼科醫師進行這項屈光手術,而美國針對RK手術的十年回顧也認為,RK應侷限低度數近視,小於四百度的矯正效果較佳。

當時RK手術引進台灣已有一段時間,手術用的鑽石刀也有改良,加上自己曾多次隨著彰化秀傳醫院眼科主任、也是國內研究RK的前輩陳清煌醫師見習手術情形,才放心以身試「術」。那是一個週六上午,消毒、麻醉完畢後,我感覺刀片從眼前劃過,在左眼角膜畫上八刀,手術約15~20分鐘結束,包好眼睛回家,眼睛感到痠痛、一直想流眼淚,經過一夜休息,周日我迫不及待特地回醫院打開紗布,影像都較前清晰,到週一已可以正常上班。

不過術後半個月後,早上睡醒時會覺得眼睛痠痛,有時有點模糊,我知道可能是角膜傷口癒合所致。半個月後,一切恢復正常術後我的左眼視力恢復到1.0-1.2,六年來一直維持在這個範圍,並未出現夜間眩光,有沒有視力波動現象,不但開車沒問題,就連為別人動近視手術也綽綽有餘。

或許是親身接受過手術,日後當我成為施術者,為別人開刀時,特別能體會患者手術的恐懼心情,面對擔心手術結果而猶豫不決的患者,也會以親身經驗講解,幾乎成為「活廣告」這些年來,我曾幫兩名內科醫師及一名彰化基督教醫院外科醫師動近視手術,也未曾出現影響日常生活的後遺症。

由於自己接受RK手術,我非常留意國外相關資訊,一九九二年美國專家Casebeer提出研究報告,十六名約四十歲的眼科醫師、共有二十七隻眼睛接受RK手術後,受術眼科醫師均認為RK手術對眼科工作有正面的幫助,88%認為術後生活品質有效提升,只有輕微到中等的畏光、眩光、視力波動及異物感。

我覺得對近視手術一知半解的人才會害怕這項手術,近視手術只是矯正屈光不正的一種手段,就像戴眼鏡或隱形眼鏡一般。戴隱形眼鏡也會有很多的併發症及後遺症,而只要是手術就必然有後遺症及併發症產生;現代化科技對人體組織的知識即是將手術併發症降至最低,RK手術也是同樣的道理。

對於做RK手術我並不後悔,因為它確實帶給我更好的生活品質,不過,如果可以再讓我重新選擇,我會選擇LASIK(雷射角膜層狀切除術),就如同我現在幫別人做LASIK一樣,具統計的五百個病例都得到極高滿意度。不過,誰知道呢?也許幾年後,又有更新的科技發展出來,但人的一生只有一次,不能永遠等待Perfect(完美)出現,衡量各種風險後,選擇自己想要的!